• 400-111-0518

    常見十大財務造假方法,涉及會計科目深度分析!

    中國上市公司的假賬丑聞可謂前仆后繼,連綿不絕。從操縱利潤到偽造銷售單據,從關聯交易到大股東占用資金,從虛報固定資產投資到少提折舊,西方資本市場常見的假賬手段幾乎全部被“移植”,還產生了不少“有中國特色”的假賬技巧。

    中國上市公司的假賬丑聞可謂前仆后繼,連綿不絕。從操縱利潤到偽造銷售單據,從關聯交易到大股東占用資金,從虛報固定資產投資到少提折舊,西方資本市場常見的假賬手段幾乎全部被“移植”,還產生了不少“有中國特色”的假賬技巧。


    遺憾的是,中國媒體對上市公司假賬的報道大部分還停留在表面層次,很少從技術層面揭穿上市公司造假的具體手段。


    作為普通投資者,如何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掌握的信息,識破某些不法企業的假賬陰謀?


    其實,只要具備簡單的會計知識和投資經驗,通過對上市公司財務報表的分析,許多假賬手段都可以被識破,至少可以引起投資者的警惕。我們分析企業的財務報表,既要有各年度的縱向對比,又要有同類公司的橫向對比,只有在對比中我們才能發現疑問和漏洞。


    現在網絡很發達,上市公司歷年的年度報表、季度報表很容易就能找到,麻煩的是如何確定“同類公司”。“同類公司”除了必須與我們分析的公司有相同的主營業務之外,資產規模、股本結構、歷史背景也是越相似越好;對比越多,識破假賬的概率就越大。


    一、最大的假賬來源:“應收賬款”與“其他應收款”


    每一家現代工業企業都會有大量的“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應收賬款主要是指貨款,而其他應收款是指其他往來款項,這是做假賬最方便快捷的途徑。


    為了抬高當年利潤,上市公司可以與關聯企業或關系企業進行賒賬交易(所謂關聯企業是指與上市公司有股權關系的企業,如母公司、子公司等;關系企業是指雖然沒有股權關系,但關系非常親密的企業)。


    顧名思義,既然是賒賬交易,就絕不會產生現金流,它只會影響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決不會體現在現金流量表上。因此,當我們看到上市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出現大量“應收賬款”,損益表上出現巨額利潤增加,但現金流量表卻沒有出現大量現金凈流入時,就應該開始警覺:這家公司是不是在利用賒賬交易操縱利潤?


    賒賬交易的生命周期不會很長,一般工業企業回收貨款的周期都在一年以下,時間太長的賬款會被列入壞賬行列,影響公司利潤,因此上市公司一般都會在下一個年度把賒賬交易解決掉。


    解決的方法很簡單——讓關聯企業或關系企業把貨物退回來,填寫一個退貨單據,這筆交易就相當于沒有發生,上一年度的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都要重新修正,但是這對于投資者來說已經太晚了。


    打個比方說,某家汽車公司聲稱自己在某年度賣出了1萬臺汽車,賺取了1000萬美圓利潤(當然,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會注明是賒賬銷售),這使得它的股價一路攀升;到了第二年年底,這家汽車公司突然又聲稱上一年度銷售的1萬輛汽車都被退貨了,此前宣布的1000萬美圓利潤都要取消,股價肯定會一落千丈,缺乏警惕的投資者必然損失慘重。


    在西方,投資者的經驗都比較豐富,這種小把戲騙不過市場;但是在中國,不但普通投資者缺乏經驗,機構投資者、分析機構和證券媒體都缺乏相應的水平,類似的假賬陷阱還真的騙過了不少人。


    更嚴重的違規操作則是虛構應收賬款,偽造根本不存在的銷售記錄,這已經超出了普通的“操縱利潤”范疇,是徹頭徹尾的造假。當年的“銀廣夏”和“鄭百文”就曾經因為虛構應收賬款被處以重罰。在“達爾曼”重大假賬事件中,“虛構應收賬款”同樣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應收賬款主要是指貨款,而其他應收款是指其他往來款項,可以是委托理財,可以是某種短期借款,也可以是使用某種無形資產的款項等等。


    讓我們站在做假賬的企業的角度來看問題,“其他應收款”的操縱難度顯然比“應收賬款”要低,因為“應收賬款”畢竟是貨款,需要實物,實物銷售單據被發現造假的可能性比較大。


    而其他應收款,在造假方面比較容易,而且估價的隨意性比較大,不容易露出馬腳。有了銀廣夏和鄭百文虛構銷售記錄被發現的前車之鑒,后來的造假者傾向于更安全的造假手段;“其他應收款”則來無影去無蹤,除非派出專業人士進行詳細調查,很難抓到確實證據。


    對于服務業企業來講,由于銷售的不是產品,當然不可能有“應收賬款”,如果要做假賬,只能在“其他應收款”上做手腳。在中國股市,“其他應收款”居高不下的公司很多,真的被查明做假賬的卻少之又少。


    換一個角度思考,許多公司的高額“其他應收款”不完全是虛構利潤的結果,而是大股東占用公司資金的結果。早在2001年,中國上市公司就進行了大規模清理欠款的努力,大部分欠款都是大股東挪用資金的結果,而且大部分以“其他應收款”的名義進入會計賬目。


    雖然大股東挪用上市公司資金早已被視為中國股市的頑癥,并被監管部門三令五申進行清查,但至今仍沒有根治的跡象。在目前中國的公司治理模式下,大股東想企業資金簡直是易如反掌;這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做假賬,但肯定是一種違規行為。


    二、與“應收賬款”相連的“壞賬準備金”


    與應收賬款相對應的關鍵詞是“壞賬準備金”,通俗的說,壞賬準備金就是假設應收賬款中有一定比例無法收回,對方有可能賴帳,必須提前把這部分賴帳金額扣掉。


    對于應收賬款數額巨大的企業,壞賬準備金一個百分點的變化都可能造成凈利潤的急劇變化。舉個例子,波音公司每年銷售的客運飛機價值是以十億美圓計算的,這些飛機都是分期付款,只要壞賬準備金變化一個百分點,波音公司的凈利潤就會出現上千萬美圓的變化,對股價產生戲劇性影響。


    理論上講,上市公司的壞賬準備金比例應該根據賬齡而變化,賬齡越長的賬款,遭遇賴賬的可能性越大,壞賬準備金比例也應該越高;某些時間太長的賬款已經失去了償還的可能,應該予以勾銷,承認損失。對于已經肯定無法償還的賬款,比如對方破產,應該盡快予以勾銷。


    遺憾的是,目前仍然有部分上市公司對所有“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按照同一比例計提,完全不考慮賬齡的因素,甚至根本不公布賬齡結構。


    在閱讀公司財務報表的時候,我們要特別注意它是否公布了應收賬款的賬齡,是否按照賬齡確定壞賬準備金,是否及時勾銷了因長期拖欠或對方破產而無法償還的應收賬款;如果答案是“否”,我們就應該高度警惕。


    從2002年開始,中國證監會對各個上市公司進行了財務賬目的巡回審查,壞賬準備金和折舊費都是審查的重點,結果有大批公司因為違反會計準則、進行暗箱操作,被予以警告或處分,它們的財務報表也被迫修正。


    但是,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無論證監會處罰多少家違規企業,處罰的力度有多大,如果普通投資者沒有維護自己權益的意識,類似的假賬事件必然會一再重演,投資者的損失也會難以避免。


    三、最大的黑洞——固定資產投資


    許多中國上市公司的歷史就是不斷募集資金進行固定資產投資的歷史,他們發行股票是為了固定資產投資,增發配股是為了固定資產投資,不分配利潤也是為了省錢行固定資產投資。在固定資產投資的陰影里,是否隱藏著違規操作的痕跡?


    固定資產投資是公司做假賬的一個重要切入點,但是這種假賬不可能做的太過分。公司可以故意夸大固定資產投資的成本,借機轉移資金,使股東蒙受損失;也可以故意低估固定資產投資的成本,或者在財務報表中故意延長固定資產投資周期,減少每一年的成本或費用,借此抬高公司凈利潤——這些夸大或者低估都是有限的。


    如果一家公司在固定資產投資上做的手腳太過火,很容易被人看出馬腳,因為固定資產是無法移動的,很容易審查;雖然其市場價格往往很難估算,但其投資成本還是可以估算的。


    監管部門如果想搞清楚某家上市公司的固定資產投資有沒有很大水分,只需要帶上一些固定資產評估專家到工地上去看一看,做一個簡單的調查,真相就可以大白于天下。


    事實就是如此簡單,但是在中國,仍然有許多虛假的固定資產投資項目沒有被揭露,無論是監管部門還是投資者,對此都缺乏足夠的警惕性。


    如果一個投資者對固定資產投資中的造假現象抱有警惕性,他應該從以下幾個角度分析調查:


    上市公司承諾的固定資產投資項目,有沒有在預定時間內完工?比如某家公司在某年度開始建設一家新工廠,承諾在第二年完工,但是在第二年年度報告中又宣布推遲,就很值得懷疑了。


    而且,項目完工并不意味著發揮效益,許多項目在完工幾個月甚至幾年后仍然無法發揮效益,或者剛剛發揮效益又因故重新整頓,這就更值得懷疑了。


    如果董事會在年度報告和季度報告中沒有明確的解釋,我們完全有理由質疑該公司在搞“釣魚工程”,或者干脆就是在搞“紙上工程”。


    目前,不少上市公司的固定資產投資項目呈現高額化、長期化趨勢,承諾投入的資金動輒幾億元甚至幾十億元,項目建設周期動輒三五年甚至七八年,僅僅完成土建封頂的時間就很漫長,更不要說發揮效益了。


    這樣漫長的建設周期,這樣緩慢的投資進度,給上市公司提供了做假賬的充裕空間,比那些“短平快”的小規模工程擁有更大的回旋余地,監管部門清查的難度也更大。即使真的調查清楚,往往也要等到工程接近完工的時候,那時投資者的損失已經很難挽回了。


    四、難以捉摸的“其他業務利潤”


    從財務會計的角度來看,操縱“其他業務利潤”比操縱“主營業務利潤”更方便,更不容易被察覺。因為在損益表上,主營業務涉及的記錄比其他業務要多的多,主營業務的收入和成本都必須妥善登記,其他業務往往只需要簡單的登記利潤就可以了。


    對于工業公司來說,偽造主營業務收入必須偽造大量貨物單據(也就是偽造“應收賬款”),這種赤裸裸的造假很容易被識破;偽造其他業務利潤則比較溫和,投資者往往不會注意。


    為了消除投資者可能產生的疑問,許多上市公司的董事會往往玩弄文字游戲,把某些模糊的業務在“主營業務”和“其他業務”之間顛來倒去,稍微粗心的投資者就會受騙。


    比如某家上市公司在年度報告中把“主營業務”定義為“房地產、酒店和旅游度假業”,但是在主營業務利潤中卻只計算房地產的利潤,把酒店和旅游度假業都歸入其他業務利潤,這顯然與年度報告的說法是矛盾的。


    在中國資本市場目前的混亂局面下,也不能排除某些公司把某項業務利潤同時計入“主營業務利潤”和“其他業務利潤”的可能。作為普通投資者,我們不可能深入調查某家公司的“其他業務利潤”是不是偽造的,但是我們至少可以分析出一定的可能性——如果一家公司的“主營業務利潤”與“其他業務利潤”嚴重不成比例,甚至是“其他業務利潤”高于“主營業務利潤”,我們就有理由懷疑它做了假賬。   


    中國投資者和證券媒體沒有意識到上市公司的“其他業務利潤”可能存在造假行為,也并非完全出于疏忽,因為上市公司不好好做自己的主營業務,反而熱衷于在“其他業務”上大撈一筆,在中國股市是司空見慣的現象。


    許多公司名義上是“運用閑置資金”進行短期經營或投資(實為投機)活動,其實是什么賺錢做什么,完全不把主營業務當一回事。最近幾年房地產行業熱度很高,許多上市公司紛紛改頭換面做房地產,開始是把房地產當成短期的“其他業務”,后來有的公司干脆進行產業重組,改為正式的房地產公司;鋼鐵、醫藥、進出口乃至旅游度假等比較熱門的行業都有類似情況發生。


    追逐利潤固然是資本的天性,但是作為資本數額很大、負有社會責任的上市公司,如此目光短淺的追求短期利潤,對公司前景根本沒有長遠戰略,無疑會損害股東乃至整個社會的長期利益。


    這種目光短淺的不良傾向必須得到遏制,但僅僅依靠證監會和投資者的力量恐怕難以有效遏制,必須同時依靠國家計劃部門的宏觀調控,才有希望剎住這股蔓延已久的歪風。曾經在中國股市名噪一時的“戴夢得”就是一個例子,它原本是中國股市罕見的珠寶題材股票,但是從2002年就開始“逐漸轉賣毛利率較低的珠寶生產線”,義無返顧的投入了炒作房地產的大潮。


    戴夢得(已經改名“中寶股份”)在2003年初完成了向房地產公司的轉化,主要經營港口地皮;但是轉化為房地產公司并不能增加它的業績,直到今天,中寶股份仍然是一家凈資產收益率不盡人意的冷門股票。由此可見,從一個較冷門的行業轉到較熱門的行業,并不一定會帶來業績的相應提升;如果所有上市公司都往少數熱門行業擠,造成的后果肯定是災難性的。


    五、債務償還能力


    衡量一家公司的債務償還能力,主要有兩個標準:一是流動比例,即用該公司的流動資產比上流動負債;二是速動比例,即用該公司的速動資產(主要是現金和有價證券、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等很容易變現的資產)比上流動負債。一般認為工業企業的流動比例應該大于2,速動比例應該大于1,否則資金周轉就可能出現問題。


    但是不同行業的標準也不一樣,不可以一概而論。目前各種股票分析軟件和各大證券網站都有專門的財務比例欄目,除了流動比例和速動比例之外,一般還包括資金周轉率、存貨周轉率等等,這些數據對于分析企業前景都有重要作用。


    流動比例和速動比例與現金流量表有很密切的關系,尤其是速動比例的上升往往伴隨著現金凈流入,速動比例的下降則伴隨著現金凈流出,因為現金是最重要的速動資產。


    但是,某些企業在現金缺乏的情況下,仍然能保持比較高的速動比例,因為它們的速動資產大部分是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這種速動資產質量是很低的。


    在這種情況下,有必要考察該企業的現金與流動負債的比例,如果現金比例太少是很危險的。許多上市公司正是通過操縱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一方面抬高利潤,一方面維持債務償還能力的假象,從銀行手中源源不斷的騙得新的貸款。作為普通投資者,應該時刻記住:只有冰冷的現金才是最真實的,如果現金的情況不好,其他的情況再好也難以信任。


    如果一家企業的流動比例和速動比例良好,現金又很充裕,我們是否就能完全信任它?答案是否定的。現金固然是真實的,但也要看看現金的來臨——是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還是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


    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預示著企業的長期經營能力,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反應著企業管理層的投資眼光,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只能說明企業從外部籌集資金的能力,如貸款、增發股票等。


    剛剛上市或配股的公司一般都有充裕的現金,這并不能說明它是一家好公司。恰恰相反,以造假和配股為中心的“中國股市圈錢模式”可以用以下公式概括:操縱利潤—抬高股價—增發配股—圈得現金—提高信用等級—申請更多銀行貸款—繼續操縱利潤,這個模式可以一直循環下去,直到沒有足夠的錢可圈為止。


    操縱利潤既是為了從股民手中圈錢,又是為了從銀行手中圈錢;從股民手中圈來的錢一部分可以轉移出去,一部分用來維持債務償還能力,以便下一步圈到更多的錢。


    這種圈錢模式只能發生在中國這樣一個非常不規范的資本市場,但這個不規范的資本市場正處于半死不活的狀態,圈到的資金越來越少,即使沒有任何人發現馬腳,這種模式仍然不免自行崩潰的結局。在中國股市,做著類似勾當的公司大有人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許多公司至今仍然逍遙法外,等待著某一天市場回暖,繼續造假圈錢的大業。


    六、對上市公司假賬手段的總結


    每當中國股市發生重大丑聞,每當天真的股民被上市公司欺騙,股民們總是會網上寫下“血淚追問”——“為什么某些上市公司明火執仗做大盜無人阻擋?為什么它們居然能夠長期逍遙法外,騙走無數金錢?”我的回答是:“所有的人都應該負責。政府和監管部門固然應該為我們創造良好的投資條件,但是最重要的是投資者應該為自己的投資負責,事實已經證明中國普通投資者是最大的瞎子。”


    事實上,大部分中國上市公司做假賬的手段都并不高明,不僅專業分析人士能夠識破,普通投資者也理應察覺。遺憾的是,中國股市的大多數投資者至今不知道閱讀財務報表,連專業分析機構也經常鬧出常識性的笑話,這樣一個資本市場只有幼稚可以形容。


    有人認為,中國資本市場出現的一切問題都是制度問題,只要把制度定好了,與西方“接軌”了,天下就太平了,股市丑聞就再也不會出現了。但是最近幾年來,中國在金融、證券和公司治理上學習西方制度的努力不可謂不大,造假違規現象卻還是層出不窮,資本市場一直停留在崩潰邊緣。


    我們究竟是缺乏優秀的制度,還是缺乏執行制度的優秀的人?


    是的,中國資本市場的制度存在許多非常嚴重的問題,但是制度問題不是一切,相比之下,還是人的問題更嚴重。我們不僅要提高資本市場從業人員整體素質,更要提高投資者整體素質,努力使這個幼稚的市場變的更加成熟。這樣,重大違規操作才能夠被扼殺在萌芽中,投資者的財產才能夠有保證。


    審計工作中常見的十大財務造假方法

    1、虛構收入


    這是最嚴重的財務造假行為,有幾種做法,一是白條出庫,作銷售入賬;二是對開發票,確認收入;三是虛開發票,確認收入。這些手法非常明顯是違法的,但有些手法從形式上看是合法,但實質是非法的,這種情況非常普遍,如上市公司利用子公司按市場價銷售給第三方,確認該子公司銷售收入,再由另一公司從第三方手中購回,這種做法避免了集團內部交易必須抵消的約束,確保了在合并報表中確認收入和利潤,達到了操縱收入的目的。


    此外,一些還有利用陰陽合同虛構收入,如公開合同上注明貨款是1億,但秘密合同上約定實際貨款為5000萬元,另外5000萬元虛掛,這樣虛增了5000萬元的收入,這在關聯交易中非常普遍。


    2、提前確認收入


    這種情況如:一是在存有重大不確定性時確定收入。二是完工百分比法的不適當運用。三是在仍需提供未來服務時確認收入。


    四是提前開具銷售發票,以美化業績。在房地產和高新技術行業,提前確認收入的現象非常普遍,如房地產企業,往往將預收賬款作銷售收入,濫用完工百分比法等。以工程收入為例,按規定工程收入應按進度確認收入,多確認工程進度將導致多確認利潤。


    3、推遲確認收入


    延后確認收入,也稱遞延收入,是將應由本期確認的收入遞延到未來期間確認。與提前確認收入一樣,延后確認收入也是企業盈利管理的一種手法。


    這種手法一般在企業當前收益較為充裕,而未來收益預計可能減少的情況下時有發生。


    4、轉移費用


    上市公司為了虛增利潤,有些費用根本就不入賬,或由母公司承擔。一些企業往往通過計提折舊、存貨計價、待處理掛帳等跨期攤配項目來調節利潤。


    少提或不提固定資產折舊、將應列入成本或費用的項目掛列遞延資產或待攤費用。應該反映在當期報表上的費用;掛在“待攤費用和“遞延資產或“預提費用借方這幾個跨期攤銷帳戶中,以調節利潤。


    目前通常的做法是,當上市公司經營不理想時,或者調低上市公司應交納的費用標準,或者承擔上市公司的相關費用,甚至將以前年度已交納的費用退回,從而達到轉移費用、增加利潤的目的。


    5、費用資本化、遞延費用及推遲確認費用


    費用資本化主要是借款費用及研發費用,而遞延費用則非常之多,如廣告費、職工賣斷身份款費等。例如將研究發展支出列為遞延資產;或將一般性廣告費、修繕維護費用或試車失敗損失等遞延。


    在新建工廠實際已投入運營時仍按未完工投入使用狀態進行會計核算,根據現行會計政策,在完工投入使用前的新建工廠工人工資等各項費用、貸款利息均計入固定資產價值而非當期損益。通過此方法可調增利潤。


    還有如費用不及時報帳列支而虛掛往來,按正常程序,發生的加工費、差旅費等費用應由職工先借出,在支付并取得發票后再報帳沖往來計費用。在年末若職工借款較大應關注是否存在該等情況。


    6、多提或少提資產減值準備以調控利潤


    《企業會計制度》要求自2001年1月1日起,上市公司要計提八項資產減值準備。在企業法人治理結構和內部控制不健全的狀況下,計提資產減值準備有較大的利潤調節空間。


    由于資產減值會計內涵復雜性,決定了同樣一項資產有不確定性的價值,因為資產減值實際上是摻雜企業管理當局主觀估計的一種市場模擬價格,資產減值的不確定性給企業管理當局利潤操縱提供了極大的空間。


    此次新增的四項減值準備涉及到不動產及無形資產的估價,與舊四項準備相比,資產減值計量難度更大,甚至大大超過上市公司財務部門及審計師的職業判斷能力,除非尋求專業的不動產及無形資產評估師幫助外,否則根本無法得出恰當的資產減值標準,從而影響減值準備計提的正確性。


    這就更為上市公司利用資產減值準備操縱利潤提供了空間。


    目前,上市公司利用資產減值玩會計數字游戲,主要游戲規則是利用資產減值準備推遲或提前損失,典型表現為某個年度出現巨額虧損—讓我一次虧個夠。


    7、制造非經常性損益事項


    非經常性損益是指公司正常經營損益之外的、一次性或偶發性損益,例如資產處置損益、臨時性獲得的補貼收入、新股申購凍結資金利息、合并價差攤入等。


    非經常性損益雖然也是公司利潤總額的一個組成部分,但由于它不具備長期性和穩定性,因而對利潤的影響是暫時的。


    非經常性損益項目的特殊性質,為公司管理盈利提供了機會,特別應關注的是,有些非經常性損益本身就是虛列的。


    8、虛增資產和漏列負債


    操作手法有:多計存貨價值:對存貨成本或評價故意計算錯誤以增加存貨價值,從而降低銷售成本,增加營業利益


    或虛列存貨,以隱瞞存貨減少的事實;多計應收帳款:由于虛列銷售收入,導致應收帳款虛列;或應收帳款少提備抵壞帳,導致應收帳款凈變現價值虛增;

    多計固定資產:例如少提折舊、收益性支出列為資本性支出、利息資本化不當、固定資產虛增等;漏列負債:例如漏列對外欠款或短估應付費用。


    9、潛虧掛賬


    當前上市公司賬面資產很多為不良資產,為了擠出水分,《企業會計制度》要求上市公司計提八項減值準備,但很多上市公司減值準備根本未提足,這里面原因很復雜,當初改組上市時,基于包裝的需要,虛增了一塊資產,可能掛在應收款項上,也可能虛增存貨、固定資產、無形資產等,一些投資項目根本就是虛的或為不良資產,但也掛在賬上。


    上市以后,因原主業不行,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就急劇減值,但上市公司也不計提減值準備,另外,上市后繼續包裝,造成多項資產尤其是應收款項虛增。這些賬面不良資產帶來的潛虧金額往往很大。


    10、資產重組創造利潤


    企業為了優化資本結構,調整產業結構,完成戰略轉移等目的而實施的資產置換和股權置換便是資產重組。然而,近年來的資產重組老是使人聯想到做假帳。


    許多上市公司扭虧為盈的秘訣便在于資產重組。通過不等價的資產置換,為上市公司輸送利潤,目前仍然是利潤操縱的主要手法之一,雖然因“非公允的關聯交易差價不能計入利潤”新規定而受限制,但上市公司仍可以通過非關聯交易的資產重組方式為上市公司輸送利潤。


    本文來源:審計風云,如對版權有異議,請聯系后臺刪除。


    桂音妓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