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fhvb">
    <address id="1fhvb"></address>

    <address id="1fhvb"></address>

    <address id="1fhvb"></address>

    400-111-0518

    高頓教育再登央視 農業扶貧助力鄉村振興

    2019年是脫貧攻堅的決勝之年,能否保證脫貧任務如期完成,如何凝聚全社會的力量推動經濟發展和群眾生活改善,成為當下聚焦的關鍵。12月24日,央視社會與法頻道《熱線12》欄目重磅報道了高頓教育在公益領域的探索,通過鏡頭展示了產業扶貧模式下,“暖鋒計劃”創客們扎根于云南省富寧縣那瓜村和里那村,開展扶貧工作的場景。
    2019年是脫貧攻堅的決勝之年,能否保證脫貧任務如期完成,如何凝聚全社會的力量推動經濟發展和群眾生活改善,成為當下聚焦的關鍵。12月24日,央視社會與法頻道《熱線12》欄目重磅報道了高頓教育在公益領域的探索,通過鏡頭展示了產業扶貧模式下,“暖鋒計劃”創客們扎根于云南省富寧縣那瓜村和里那村,開展扶貧工作的場景。
    畫面中,來自高頓教育的暖鋒創客們帶著村民在滿是泥濘的田間地頭勞作;組織留守在村里的婦女制作繡品,這就是高頓教育“暖鋒計劃”在富寧的兩大扶貧項目:沙糖橘種植和洞波刺繡。
     
    2018年,為響應國家脫貧攻堅和振興鄉村的號召,高頓教育與上海市虹口區對口援建縣——云南省富寧縣人民政府簽署《精準扶貧戰略合作協議》,并隨即啟動了“暖鋒計劃”公益項目。
     
    “暖鋒計劃”是高頓教育系統性參與公益扶貧的開端,選派有創業精神、有想法、有熱情的優秀員工到農村掛職兼任村長助理,做鄉村創客,也是希望能以產業幫扶為支點,整合資源,探索出一條“授人以漁”的可推廣扶貧模式。
    (高頓教育集團創始人李鋒與富寧縣委書記陳家興簽署《精準扶貧戰略合作協議》)
     
    對高頓而言,教育與農業,育人與育苗,本質上并無不同。這也是高頓教育最初選擇農業扶貧模式的原因所在。
     
    據“暖鋒計劃”的負責人陳若詩介紹,選擇開展沙糖橘種植項目,是在對當地土壤、氣溫及降雨量等因素做出系統性、科學性調研后,再結合當地鄉政府對全鄉產業發展的統一規劃,所做出的決定。這是農業扶貧需要的因地制宜,在年輕的創客們眼中,與培訓學員時的因材施教,十分相似。
     
    據了解,富寧縣是國家級貧困縣,約有132個貧困村,暖鋒創客們駐扎的那瓜村和里那村恰好是這其中扶貧工作推進最為困難的。
     
    駐扎在那瓜村的暖鋒創客王曉波在鏡頭前表示,沙糖橘種植面臨的最大困難就是許多村民不同意流轉土地。為了轉變村民觀念,畫面中,創客們在村委會的陪同下挨家挨戶登門走訪,至今已完成土地流轉160余畝。
     
    這160余畝沙糖橘基地每年土地流轉費用超過10萬元,通過分紅、增加就業等形式為貧困戶每年增收超10萬元,并將在兩年后,與洞波刺繡項目一起,每年為當地創造超百萬元收入。
     
    顯著的扶貧效益和當地村民的支持認可,使高頓教育在獲得央視關注的同時,還于今年11月獲評《公益時報》“中國公益企業”。聊起“暖鋒計劃”,曾有老鄉開玩笑說:“以前一年到頭就刨了點玉米、稻谷,現在種地不僅有租金收入,在地里還能刨到錢。”據陳若詩介紹,流轉土地的村民每天在沙糖橘基地做工,還可額外獲得80至100元的收入。
    (高頓教育獲評“中國公益企業”)
     
    新商業文明時代下,經濟效益已不再是企業追求的唯一,甚至從某些層面來說,企業的價值開始在于解決社會問題。解決社會實質性問題越多,企業價值就越大。
     
    作為財經教育界的領創企業,高頓深耕財經教育十余年,服務超80萬學員、6萬家企業,具有豐富的創新創業經驗、財經學術積淀、廣闊的學員與企業資源,并已逐漸將公益內化為企業社會責任。
     
    除“暖鋒計劃”的農業扶貧項目之外,無論是發揮學術和資源優勢開辦“財經力量”等財商公益講座,或是聯合高校設立獎助學金,都足以證明,高頓教育已開始主動探索并承擔教育企業可以承擔的社會責任,并將在未來持續以教育之心,行公益之事。

    桂音妓班视频